时间:2019-03-26 11:24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分类:清风苑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什么是学习?学文化、学文件、看书报是学习,但这只是学习的一面;做事、检查事、不论他人做的或自己做的,从中得出规律,和平常学的相印证,这是学的另一面——更重要的一面。把学习和具体工作隔离开,学习便成为无用、应付,因而也就不容易学好。还有些同志把学习看作是别人的事,文化较低的同志的事,而自己则是教人的。不知谁也应该学,谁也应该教;不肯学的人,决不能教人。

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在职干部,要补习:一、本业务的历史知识;二、本业务的理论知识;三、本业务的社会知识;本业务的技术知识……补习并不难,因为我们有些实际经验,而且我们有驾驭万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初步知识。过去许多学者(包括资产阶级学者)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去接触就能分析清楚,提出办法。补习的办法应该是:(一)求助于专门家,要他们提出范围,找书籍,或听他讲演。但书必自己读,听了讲演必自己思考领会。(二)互相研究,有所得,彼此拉话。(三)到群众中、实际中去考验,这是更重要的。

做什么,学什么,这很重要。比如办合作社,没有商业和生产知识,不能办好;植树不知道如何植,自然失败。我们干部做某种工作,不精通本职业务不行。离开实际的书本知识,没有用,且会坏事。但解决实际问题,必须有知识。这些知识,群众中有,要整理;书本上有,要善于运用。没有知识与热情的结合,光靠热情和气力办事,就无法把生产向前推进,甚而至于把已有的基础弄塌。要考验你是否有知识,或知识是否对,那就要看你能否运用于实际,解决问题。

好问是好的。有全不知,无从思索起,从问着手;有思索之不得而后问;有思索出了头绪,不敢自以为是而问,如果自己不想,只随口问,即使能得到正确答复,也未必受到大益。所以“学问”二字、“问”放在“学”的下面。

不学不可。因为我们负了革命的重担,人民交给我们以非办好不可的任务。

“没有时间”,挤;“学不进去”,钻。常常在会场休息的几分钟里,总有人掏出扑克来打,可算会挤时间了,可惜掏出的不是书。也有同志在找对象,闹享受方面,想得出花样,不是不会钻,可惜不是钻研有用的东西。

每个革命干部都应不断学习和充实自己的知识,具备实际工作的本领。“不学无术”是要不得的。有有学而无术的,道理虽然懂,实行起来却常碰钉子。有不学而有术的,可以办点事,但不能有大的成就。而不学无术者,则一事难成。

——选自《革命前辈谈修养》(中国青年出版社)(谢觉哉)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投稿热线:ahjjjc@aliyun.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