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开始好好读书

时间:2019-12-06 10:29    来源:光明日报     分类:清风苑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秋窗读书图(局部) 刘松年/绘

人生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好好读书?每个人都会根据自身情况作出不同的决定,因此这个问题其实不成其为问题。但是不同的人读书取得的成就不一样,有人归结为与开始好好读书的时间有关,于是便成了问题。

据王定保《唐摭言》卷十记载,段维“年及强仕,殊不知书。”所谓“强仕”,语本《礼记》,乃男子四十岁的代称。可见段维年届四十,仍然是一介文盲。“一旦自悟其非,闻中条山书生渊薮,因往请益。”“自是未半载,维博览经籍,下笔成文”,为人写墓志,“有燕、许风骨”,在咸通、乾符年间名气很大。段维读书虽然开始得很晚,但是进步神速,成就也不小。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个捷才。《唐摭言》卷十三“敏捷”条记载,“段维晚富辞藻,敏赡第一。常私试八韵,好吃煎饼,凡一个煎饼成,一韵粲然。”这段文字意在推崇段维作诗的敏捷,但是一个“晚”字大有文章。既可以理解为段维文思的敏捷延续到了人生晚年,也可以理解为段维作诗晚有所成。可见起步虽晚,但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成就。

据《宋史》记载,苏洵“年二十七始发愤为学”,虽然“岁余举进士,又举茂才异等皆不中”,但经过刻苦学习,“遂通《六经》、百家之说,下笔顷刻数千言。至和、嘉祐间,与其二子轼、辙皆至京师,翰林学士欧阳修上其所著书二十二篇,既出,士大夫争传之,一时学者竞效苏氏为文章。”苏洵读书起步较晚这一个案,成了一个典型,以至蒙学读物《三字经》中说:“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纵然如此,苏洵与其子苏轼、苏辙一起跻身唐宋八大古文家之列,成就一点都不小。

唐代著名诗人韦应物出生于京兆杜陵韦氏家族,当时坊间流传着“城南韦杜,去天尺五”的谚语;杜甫《赠韦七赞善》一诗道:“乡里衣冠不乏贤,杜陵韦曲未央前。尔家最近魁三象,时论同归尺五天。”由民谚和杜诗,便可以管窥韦氏家族政治、经济地位之高和衣冠之鼎盛。出生在这样的世家中,少年韦应物又曾为唐玄宗侍卫,所以没少做荒唐事。“少事武皇帝,无赖恃恩私。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提樗蒲局,暮窃东邻姬。司隶不敢捕,立在白玉墀。”后来安史之乱爆发,玄宗奔蜀,韦应物流落失职,始立志读书,这一年韦应物23岁左右。折节向学后,韦应物痛改前非,成了杰出的诗人,也是仁厚的儒者,写下了“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这样心系民瘼、反躬自责的诗句,感动了无数后世读者。清代沈德潜评论说:“是不负心语。”所谓“不负心语”,意即有良心的话。

陈子昂是唐代著名诗人,作为富家子弟,少年陈子昂任侠尚气,热衷于射猎博戏,不好读书。据辛文房《唐才子传》记载,陈子昂“年十八时,未知书。”“后入乡校感悔,即于州东南金华山观读书,痛自修饬,精穷坟典。”于永淳元年考中进士,所作诗文为世所重,被推为一代文宗。另外,卢藏用评价陈子昂道:“卓立千古,横制颓波,天下翕然,质文一变。”《新唐书》中说:“唐兴,文章承徐、庾余风,天下祖尚,子昂始变雅正。”也就是说,陈子昂是扭转初唐文风的关键人物。折节读书虽然有点晚,但并不妨碍陈子昂取得巨大成就。

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时期鲁国人。曾夫子自道“十有五而志学”,可见孔子十五岁才好好读书。按照今天的标准,孔子致力于读书也晚了点,但是孔子却成了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春秋时期儒学的集大成者,其成就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过分,以至被后世尊崇敬为圣人。推究起来,孔子成就非凡,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超群绝伦的好学,“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不如丘之好学也。”

三代时期,“人生八岁,则自王公以下,至于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学,而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由朱熹《大学章句序》中的论述,我们不但可以知道古人入学的时间,也可以知道古人入学后学什么。我国现行义务教育法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所谓适龄儿童,指的是满六周岁(九月一日之前出生)或者七周岁(九月一日之后出生)的儿童。这是古今绝大多数人正式接受教育的时间,但这种教育规模化的趋势,消泯了不同个体之间的差异。

相对于古人而言,虽然现在孩子正式入学时间提前了,但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业已成为了一种思维定式,许多家长在孩子牙牙学语阶段就利诱和逼迫孩子学英语、学国学、学钢琴、学绘画等,不一而足。似乎接受教育越早,未来成功的概率就越大。另外,在当今社会,胎教的信奉者不乏其人。尽管胎教的效果无从验证,但是那些即将迎接婴儿降临的准父母们,对于胎教绝不敢马虎,这便意味着中国人受教育的时间又提前了一步。

孩子尚未出世就要接受教育,无疑已经够早了,但还不是最早的。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谚云:‘读书是前世事。’余幼时,家中无书,借得《文选》,见《长门赋》一篇,恍如读过,《离骚》亦然。方知谚语之非诬。毛俟园广文有句云:‘名须没世称才好,书到今生读已迟。’”尽管有人认为“书到今生读已迟”源于黄庭坚的轶事,但这则诗话也充分表明了袁枚的心声,袁枚对于早读书的不懈追求,由此可见一斑。

以“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来勉励孩子及早用功读书固然不错,但是每个人情况不同,致力于好好读书的时间自然也不一样。另外,读书的早晚和成就的大小并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正像每一种花花期各不相同,但是绝对不能以花开的早晚来衡量花朵的美丽与否。

刘向在《说苑》中说:“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少而好学,可以少年得志;壮而好学,可以成就辉煌;老而好学,也可以大器晚成。所以与其纠结于什么时候开始好好读书,不如发愿真心读书。历史上发蒙很早,却无所成就的人多如恒河沙数;而起步较晚但有所成就的人,无一例外都是真心读书的人。

所以说,有心读书,永远不晚。(作者:朱美禄,系贵州财经大学教授)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