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时间:2019-11-19 09:34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分类:清风苑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我有一本中华书局出版的《论语译注》,作者是杨伯峻,1971年购于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多年来,我时常阅读此书,有的内容虽多次过眼,对其含义却不甚了了。比如,初次读到“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时,对结尾孟之反说“非敢后也,马不进也”,有些莫名其妙。后来,读朱熹《论语集注》的相关内容时,才弄懂孟之反此言的意蕴。

孟之反是鲁国的大夫。“伐,夸功也”,自己夸自己的功劳,叫伐。殿,在最后面。《左传》载:鲁哀公十一年,在抵御齐国入侵的一次战役中,鲁国军队右翼的兵马败阵而退,作为军队统帅之一的孟之反在最后面抵抗敌军追击,掩护本军撤退。当快进入自家城门时,孟之反才鞭打自己的坐骑快进,并对接应的人说,“非敢后也,马不进也”。对此,朱熹注释说:“战败而还,以后为功。反奔而殿,故以此言自掩其功也。”

谚云:“胜败乃兵家常事。”战场上,打了胜仗固然好,但也要有被打败的准备,以防兵败如山倒而全军覆没。因而,两军对峙,冲锋在前,与败退殿后,皆大不易。孟之反说,本来我不敢殿后,是因为我的马跑得不快,才落在后面。其意蕴:不是我来抢殿后掩护本军后撤的功劳,而是我的马跑得慢的缘故。再进一层,其时将领出征沙场,出生入死,皆有立功受赏的强烈欲望。因为,功绩意味着财富和地位加身。然而,一仗打下来,论功行赏很难做到公允。于是,为争功而产生摩擦和矛盾,甚至变为冤家、仇人的,亦属常事。从这个意义上看,孟之反在掩护本军撤退时说“非敢后也,马不进也”,既蕴含勇于担当、临危不惧的精神,展现出不矜不伐、功成身退的风范,亦有“让功”和“避嫌”之意。因为,毕竟是兵败溃退,本军所有人都不光彩,唯有你殿后有功,而你又回避此功,也就避免了同事之间无谓的嫉妒和摩擦——这一点尤为难得。此外,孟之反不伐亦间接表明其时人际关系的复杂。所以,孔子盛赞孟之反不伐、不夸功的谦德高风。

对孟之反不伐,后世多有赞誉。三国魏刘邵在《释争》中云:“盖善以不伐为大,贤以自矜为损。”“孟之反以不伐获圣人之誉,管叔以辞赏受嘉重之赐;夫岂诡遇以求之哉,乃纯德自然之所合也。”

《论语集注》引宋儒谢良佐语云:“人能操无欲上人之心,则人欲日消、天理日明,而凡可以矜己夸人者,皆无足道矣。”“若孟之反,可以为法矣。”南宋张栻说:“奔而为殿,固已难能。及将入门,是国人属耳目之时也,孟之反非惟不敢有其功,又且自掩其功。其中心深自抑损如此,故圣人有取焉。”

进而联想到,先哲十分重视和推崇谦德。《尚书·大禹谟》云:“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周易》曰:“君子以厚德载物。”老子说:“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功成身退,天之道也”。《系辞》载孔子语云:“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毛泽东同志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谦虚谨慎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共产党人应当具备的思想道德品质。正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在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许多党员干部有功于人民,却恪守“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须有我”的信念,功成不居,默默无闻。如“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这位95岁的老党员,在战争年代战功赫赫。然而他却60多年间,深藏功名,不为人知。可见先贤“功成不居”的遗风,历经千年仍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吴军 插画)(林义成)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