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人·手记】这钱,拿着“烫手”

时间:2018-01-08 16:55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分类:清风苑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何书记,这是10000元,咱错了,今天,咱是特地来上交的”。

元旦前的一天上午,我刚刚把纪委的门打开,一位中年妇女就急匆匆地走进办公室,刚一进门,她就急急忙忙、战战兢兢地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放在办公桌上。

“徐主任别急,请坐下来说话。”我一边给来人倒茶,一边让座。

来人是草西村当了32的村妇女主任徐华,她慢慢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眼瞅着就要退休了,徐华认为自己这么多年为村里做了很多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琢磨着在退休前捞点好处补偿一下,于是动起了危房改造资金的“歪脑筋”。可是她家并不符合农村危房改造条件,咋办?2017年5月15日,徐华找到村里负责危房改造申报的经办人(村民兵营长朱成山),请求帮她以其丈夫的名义编造危房改造申请材料……8月25日,徐华“如愿以偿”地领取了10000元危房改造资金。

“领了这笔本不该领的钱,主要是‘私心’在作怪!”徐华愧疚地说。

“徐主任,你今天能主动来镇纪委坦白问题,把不该领的钱退出来,说明已经认识到这件糊涂事的性质了,知错即改,好!”徐华说明情况后,我当即对她的举动给予肯定。“你能说说,你是咋想起来退这笔钱的?”紧接着,我追问道。

“咱家既不是贫困户也不是住房困难户,本来就不符合农村危房改造申报条件,钱领到后,心就像悬在半空中。咱虽只是村里普通干部,可心里清楚呀,这两年市、镇纪委在严肃查处侵占群众利益、特别是惩治扶贫领域‘微腐败’上力度很大。何书记,您不知道,这几天咱天天都提心吊胆,心里一刻也得不安宁,没睡过一晚安生觉,生怕哪天被查出来。”徐华说着心里的纠结。

“党员干部一定要遵规守纪,切不可为一己私利毁了自己。你骗取危房改造资金,本身就是严重违纪行为。扶贫领域的项目资金是带电的‘高压线’,各级都在加大整治、查处力度,你可不能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

“何书记,你提醒教育得对。”说着徐华懊悔地低下头来。她说,去年以来,镇纪委组织党员干部过主题党日,系统的学习党章党规;用发生在身边的‘微腐败’案例开展警示教育,参观市里警示教育基地和市看守所,那些违法犯罪分子,最终流下的都是悔恨的泪。“违纪违法,伤害的只能是自己、家人和党的形象,咱该长记性了,否则如何对得起党组织的培养教育?”

“这说明近年来各级纪委加强法纪和警示教育是有效果的,今后还得进一步加大教育力度啊。”这话,既是对徐华说的,更是在提醒和鞭策我自己。

“是的,咱作为一名老党员、老村干,以前总觉得自己快退休了,有点失落,于是产生了能捞一点是一点的想法。为这10000元钱,自己违反了纪律,承受了无形的巨大心理压力,一家人都跟着遭罪不说,还给村里摸了黑,真是太糊涂了,愿意接受纪律处分。”

“能这么想就对了。你先去财政所,把钱退了,至于党纪如何处理,我们会实事求是依纪定案的。”

钱上交财政后,走出镇财政所大门时,徐华长舒一口气。我心想,今晚,徐华一定能睡个安稳觉了。

送走徐华,我陷入沉思,她骗取危房改造资金之所以能够得逞,一方面说明少数党员干部纪律观念淡漠、存在严重的私心杂念和侥幸心理;另一方面也说明农村危房改造等扶贫领域许多环节存在漏洞,没有严格按程序运作。

开年了,我心里计划着,镇纪委应把“徐华案件”作为“活教材”,针对扶贫领域的工作开展系列教育监督活动:对各村、社区干部以及镇民政办有关负责人以案说纪,进行敲打;在全镇开展涉农项目、尤其是扶贫领域的项目资金进行清理审查,规范程序严把关口;对全镇党员干部进行警示教育,汲取教训,防微杜渐。(天长市金集镇纪委书记 何宏永)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投稿热线:ahjjjc@aliyun.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