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史今读】至巧者出于至平

时间:2019-11-06 10:0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分类:廉史今读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清初学者彭士望在《九牛坝观抵戏记》一文中,讲述了一次乡村的杂技表演——一开始叠起好几张桌子,一名妇女仰卧在上面,竖起双足托着一个八岁的小孩,小孩或正卧或反卧或起立,或单腿站立、双手合掌拜跪,或者又向后屈身以至两肩与脚相接……从这些记述中,我们仿佛身临其境地看见艺人的精彩表演,令人叹为观止。

这些艺人缘何会有如此高超的技艺,彭士望认为,他们一心刻苦训练,一再失败而不改变目标,终于找到了用力的部位所在。此后,继续反复练习,直到技术非常纯熟,绝无丝毫差错,才开始公开表演。这时,就是拿更难的动作来让他们做,也都会变得极其简单。事实证明,任何事情想要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别无他法,必须在平时下足苦功夫、笨功夫。

最早提出“内圣外王”思想的庄子,讲过“游刃有余”“匠石运斤”“轮扁斫轮”“纪渻养鸡”“僚之弄丸”等故事,都深刻地告诉我们,一个人在立身立业、干事创业上要达到至高境界,只能静心去欲、物我两忘,专心如一、长期精进。

匠石运斤

“唯坚定者长久。”成功并没有太多的奥秘,也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回归常识,那就是排除各种杂念,保持专一纯朴,通过反复锤炼,掌握事物规律,最终把“技”练成“艺”、把普通招法练成绝世高招。

由“技”到“艺”,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顺顺当当就能实现的。清朝初年,有一位著名的说书艺人叫柳敬亭,他说书形象生动,惟妙惟肖,令人赞叹不已。他初学说书后不久,遇到了说书大家莫后光。柳敬亭当即拜莫后光为师,但他又认为自己有了一定的基础,没必要苦练。莫后光说:“你说书表面上热闹,但不扎实,回去再练。”他练习一个月后,莫后光说:“你的语言还不丰富,回去继续多读书,多练习。”此后,柳敬亭夜以继日,苦读勤练,技艺大进。正是日复一日的练习感悟,使柳敬亭成为说书界的翘楚,在历史上留下“小技成艺”的佳话。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古往今来,凡是精湛的技术、至臻的境界,皆出于平时的专心致志、勤修苦练。2018年央视第三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外卖小哥”雷海为之所以能从7万多报名者中,一路过关斩将,与他日常的勤奋努力、持之以恒是分不开的。2004年,因一首李白《侠客行》,雷海为开始迷恋诗词。如今,15年过去,他背诵的古诗词不少于1197首。正是这种平凡的热爱与坚守,让他拥有诗意人生、美好生活。去年7月,雷海为成为某学校课程研发中心全职教研教师。

“作之不止,可以胜天。止之不作,犹如画地。”实际生活中,很多人包括很多党员干部,希望自己在工作上不断进步、在专业上有所突破,这是好事;但静不下心来,没有恒心,不去悟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则是大敌。譬如,有的受碎片化阅读的影响,学习不深入不系统;有的经常被电影游戏所干扰,不能聚心聚力于本职业务;还有的对专业缺少一种痴迷劲儿,稍有成就便忘乎所以……诸如此类,怎能练出肌肉记忆、成就不凡业绩?

至巧者出于至平。精巧的技艺来源于平凡的训练,高超的能力来源于日常的积累。任何人想要在专业领域达到一定的水平和境界,一个重要的法宝就要真挚热爱、倾心投入、永不懈怠。也正因此,党员干部更当谨记:“伟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伟大”,安心者有大艺,专心者成大事,痴迷者成大业。(桑林峰)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