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录】“分水岭办”副主任逐步滑过人生分水岭

时间:2018-03-09 09:10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分类:忏悔录     编辑:杨峰
【字体: 】      打印

简历:朱守平,男,汉族,1976年9月出生,全椒县人,200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6年12月参加工作,先后任二郎口镇、六镇镇农技中心站农经干事,2004年10月借调到县江淮分水岭综合治理开发工作办公室工作,2009年12月任县江淮分水岭综合治理开发工作办公室副主任,2012年2月兼任县农委(粮食局)发展计划科科长。

处理结果:2018年2月7日,中共全椒县纪委、全椒县监委研究决定给予朱守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8年2月10日,朱守平因涉嫌受贿、贪污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我在任职期间先后违反了党的六大纪律,触犯了法律,共收受贿赂31万元,贪污公款5.81万元。究其原因有以下四个方面:

观念淡薄,在强化党纪国法的学习上思想懈怠

我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党的方针政策和党的纪律,对党规党纪的具体要求认识模糊、界定不清,主观上没有主动深入学习的意识,在单位组织的思想理论学习中总是走走过场、流于形式,从来没有入脑入心。因为疏于学习,有的违纪行为发生时,自己虽曾认为不妥,但以为问题不大,自以为在党员干部中有一定的普遍性,就掩耳盗铃、听之任之;有的行为发生时,自己也知道是违纪行为,但对如何违纪、违反何纪,后果如何,危害怎样,并没有深思;有的行为发生时,我自己不仅知道是违纪甚至违法,但对怎么违法、违反什么法律始终一知半解,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信念扭曲,在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上逐渐蜕变

由于我所在的分水岭办公室掌握着一批国家涉农资金的申报审批权限,所以随着我职位的提升,一些农业项目老板在我身边渐渐聚拢。在与他们接触中,我见识到一掷千金的消费模式和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这深深的触动了我。想想自己十年寒窗,重点大学毕业,论水平、论能力,怎么也不会比这小老板差,却每天只骑着破旧的摩托车上下班,经常加班加点,拿的是微薄的薪资,心里顿时觉得憋屈和不平衡。这样的经历多了,艰苦朴素,甘于清贫的人生态度在潜移默化中悄悄改变,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心理逐渐占据了上风,不仅开始经常接受别人的吃请,还常常收取项目负责人的礼物以及现金。

心存侥幸,在赋予神圣职责的岗位上谋取私利

随着定力的松懈和信念的缺失,我逐渐放松了党员干部抵御物欲诱惑的自觉性,不仅不满足吃吃喝喝,收取一点小礼品,更想到利用手中职权谋取更大的私利。例如:在2010年江淮分水岭项目申报工作中,我通过帮助项目老板张某修改项目申报书,向领导重点汇报,向评审专家组有倾向性的介绍情况,使他们的项目成功获批,张某随后便送给我很多礼品和5000元现金。尝到甜头后,我开始频繁利用自己在项目遴选、资金分配等方面的职权,主动关照一些项目单位和工程承包人,以此换取他们的钱款,自认为做的隐蔽,谁也不会知道。心理上也由一开始收钱时的提心吊胆,胆战心惊,转变为后来的“安之若素”、“波澜不惊”。

铤而走险,在违法犯罪的不归之路上渐行渐远

2012年后,随着警惕戒惧心态的日益淡化,我结交了一些别有用心的社会闲散人员,进而通过这些人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赌博让我身负巨债,赌债的压力又迫使我铤而走险,开始以借的名义向一些项目单位开口要钱。因为我在这些项目的立项和资金分配上对这些老板都给予了照顾,况且有些项目还没有验收拨款,所以我“借钱”也变得非常容易。后来,我经常用各种借款理由向有关项目单位和工程承包人索贿达20多万元,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一步步滑向深渊。

抚今追昔,往事历历在目,回忆这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疼痛,内心深处是真诚的愧疚和忏悔。

今后,我将背负深深的耻辱,在监狱的高墙铁网中消磨岁月,不知何时才能回归社会?唯有切肤的伤痕,才会记忆深刻;唯有噬心的疼痛才会永久铭记。世事皆有因果,我将在饱尝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中悔恨终身。(滁州市纪委监委)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投稿热线:ahjjjc@aliyun.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