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体制改革进行时】走进监察委 就是一家人

时间:2018-01-03 16:54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分类:清风苑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12月16日上午10点,我看着覆盖在“滁州市南谯区监察委员会”牌子上红绸揭开,心想“监察委来啦,我终于踏上了监察之路……”掩埋心里许久的忐忑终于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的我激动万分,转隶前的一幕幕情景就像放电影一样萦绕在我眼前。

一年前,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时候,我对转隶更多的是迷惘感和无所适从感,想想自己2013年从司法所跨进检察院的大门,从事反渎工作,可谓“喜上眉梢”。而今又被转隶到监察委,是去是留仿佛一块心病,“监察委待遇怎么样?”、“纪委会不会把我们当成一家人?”一切都是未知数。

“小熊,区纪委杨书记找你谈话,地点在三楼小会议室”,转隶前的一天上午,反渎局袁局长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都11点47分了,还要谈话?好,我马上就去!”毫无准备的我像得了强迫症似的,从四楼细数着迈下的每一级台阶。

“咣、咣”我终于敲了门,“请进!”憨态可掬的杨书记就坐在我的对面,“书记好!”话音未落,他就让我坐下,寒暄片刻后我们切入主题,“你什么时间参加工作,学什么专业?”书记朴实的话语打消了我的紧张情绪,“96年参加工作,会统和法律专业。”我铿锵有力的答道。

“你对转隶有什么想法?”书记话题一转问到了我心坎上。“监察体制改革是为了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能转隶到监察委,我很荣幸!”我答道。杨书记听了频频点头,“对,你说的很对!我们要站在监察体制改革的全局审视转隶工作,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很高兴!请谈谈反渎工作。”书记的夸奖增强了我的信心,“渎职侵权罪名有44个,包括37个渎职类和7个侵权类罪名。最常见的是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我就像草原上一匹纵身驰骋的骏马,竟滔滔不绝起来。“哟,还挺专业的啊”此时,陪同的谭书记也打开了话茬。

如此融洽的氛围让我们初次见面就喋喋不休起来。“叮咚、叮咚”此时墙上的时钟已指向11点57分,我连忙起身倒茶,杨书记却讲:“别客气,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把小高喊来。”两位书记竟顾不得吃午饭继续谈心。

“我们是纪委的,车已开到你家门口了.....”转隶前的一个傍晚,我接到区纪委的家访电话,“爱人干什么工作?孩子多大了,上学方不方便?”句句问候充满了这个温情的夜晚。

没几天,我们就接到了转隶通知,“检察院是娘家,纪委是婆家。今天婆家专门派车来接你们......”迎送会上,纪委领导的几句调侃让我顿时找到家的感觉。

转隶后,我们被分配在纪检监察室、案管室等部门。欢迎会让大家熟悉了彼此的面孔,通过学习培训、巡察接访等让我们尽快适应了纪检岗位。组织上安排我从事宣传工作,对此我是门外汉,“从‘豆腐块’文章写起,‘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从体裁风格到遣词造句都要字斟句酌.....”区纪委窦常委的一番话让我受益匪浅。

最近,我在写一篇转隶体裁方面的稿件时,想起白居易的话:“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对,言为心声,“串门”去!“书记亲自家访,结合我的公诉经历,把我分到审理室,十几天的跟班锻炼让我得心应手,彻底放下了思想包袱。”刚转入案件审理岗位的小梅如是说。信访室张玲说:“初来乍到,摸不到锅灶。江主任的耐心指导让我熟悉了信访流程。”堆放在桌上的党纪党规读本被她戏称为“书记的礼包”。

时光荏苒,一晃半个月过去了。纪委同仁们的“串门”、“拉寡”等活动让我体会到了家的温暖。肩负时代赋予的反腐使命,我们光荣的走在了一起。我坚信,只要互学互通、学思践悟,就一定能够打造一个和谐、温馨的纪检监察大家庭。(滁州市南谯区纪委 熊光明)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投稿热线:ahjjjc@aliyun.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