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史今读】厚德载物  

时间:2017-09-25 10:49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分类:廉史今读     编辑:张晓玉
【字体: 】      打印

李勉追随唐肃宗到灵武,做了监察御史。当时立了战功的勋臣依恃恩宠,多不知遵守朝堂礼仪。大将管崇嗣在朝堂上背对宫阙皇门而坐,言笑自若,朝堂的纪律制度完全不放在心里。李勉对此提出批评,肃宗感叹道:“吾有李勉,始知朝廷尊也。”

李勉后来被派到梁州,做梁州都督、山南西道观察使。其时李勉旧部前密县县尉、现任代理南郑县县令王晬,既勤政又有干才,不久有诏令要将之处死。李勉听闻后大惊,仔细打听才知道,王晬被人所诟陷而成死罪。李勉询问执行死刑的将吏说:“当今正是用人之际,朝廷正需要依靠地方官做好子民的父母,岂能因为谮言而杀无辜的人呢!”李勉要求他们暂停执行诏令,将王晬拘押起来,然后给朝廷上报急件奏书,讲明事情的原委,肃宗闻奏后,下令释放王晬。李勉上殿谒见皇帝,当面陈述王晬非但无罪,而且是个政事治理清楚、尽心尽力的能吏。肃宗嘉赏王晬守忠执正,擢升他为太常少卿。王晬后来又担任了大理评事、龙门令,始终都有能吏之名,时人称李勉知人。

不久,李勉被派任江西观察使。其时叛军将帅陈庄接连攻陷江西州县,李勉指挥的江西官军偏将吕太一、武日升相继背叛,李勉与其他道的军队联合力战,将之逐一平定。其所率部属有人父亲生病,听信蛊道,做了木偶人,上面写上李勉名位,将之埋瘗于土陇中,以为厌胜。有人将此事告诉了李勉,李勉听了笑笑说:“此人不过是为父禳灾,亦可理解和同情。”并不追究其罪过。

大历年间,李勉回京担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其时宦官鱼朝恩正受宠眷,担任观军容使、知国子监事。鱼朝恩代表天子监军,国子监是皇家大学,也归他管,他口含天宪,恃宠含威。前京兆尹黎干对他毕恭毕敬,一心求媚,每次鱼朝恩到国子监巡视,他都会出动整个京兆尹府的数百人为之服务,准备好数百人就餐的盛宴来接待。李勉莅职旬月,鱼朝恩又到国子监去巡视,府吏先期请示李勉该如何接待,李勉回答说:“军容使知判国子监事,他是主人,我到太学去见他,军容使作为主人应该准备接待我才是。军容使如果到我京兆尹府去,我岂敢不尽主人之谊,准备好蔬馔来接待他?”鱼朝恩听闻前去打前站的下属如此这般报告,很是生气,就不再到太学去了。

李勉后来被调任广州刺史,兼岭南节度观察使。李勉任职期间,廉洁执法。他刚去之时,由于官府借检查之名设租寻租,海外贸易的船舶因为被盘剥过重,都不来广州,每年泛海而至的商船才四五趟。而李勉来后,取消对海外贸易的商船检阅,由此海外贸易重新繁荣,到李勉离职前,每年到港的海外商船达到 40 余趟,差不多提高十倍。他在广州任职多年,器用车服保持来时的简朴。到他离职时,船至石门停舟,搜索家人所贮藏的南货诸如犀牛象角之类,都投之江中,两袖清风而来,清风两袖而去。广州的士绅耆老们认为,李勉的作派可继前朝宋璟、卢奂、李朝隐之贤。《旧唐书·李勉传》说他“坦率素淡,好古尚奇,清廉简易,为宗臣之表”,“身没而无私积”,可见他在当时算得上是一个清廉的官员。

李勉在灵武做监察御史时,关东打了胜仗,向朝廷献俘百余人,以彰显胜利。朝廷下诏,将这百余俘虏全部处斩,囚虏中有人仰天长叹,正好李勉从边路过,于是上前询问何故长叹,那人回答说:“我之所以参加叛军,是因为被守官胁制,并非从内心想叛逆,实在是被逼不过啊!”李勉深为之悲哀怜悯,对朝廷进言道:“现在安史元恶还未被殄灭,有污点的人差不多有天下半数人,这些人都想洗心革面,归心于朝廷,如果将他们尽杀之,是驱天下之人以资助凶逆呀!”肃宗马上派奔骑下达宽宥释放俘虏的命令。(国瑞巡)

相关新闻

手机站

客户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徽省监察厅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投稿热线:ahjjjc@aliyun.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31

安徽新媒体集团技术支持